Health Action

2021年1月號

過往雜誌

訂閱健康動力電子版

醫緣相聚

希 望 --- 許斌醫生

期數: 
2016年05月號
醫生: 
許斌醫生

撰文:  陳秀清

 

150億年前誕生的宇宙,單是銀河系已「坐擁」1000至4000億顆恆星,由離地球僅有4.22光年的比鄰星,到最接近銀河系,跟地球相距225萬光年但以肉眼仍能看見的仙女座M31星雲……在一望無際的夜空下極目遠望,你會看到甚麼?

換作是,連串癌症治療數字 ─ 1年存活率30%、治癒率七成、無惡化存活期平均4.6個月、術後復發率第一期一成、第二期兩成……如果是癌症患者,你又會看到甚麼?

未忘初心 --- 梁達智醫生

期數: 
2016年09月號
醫生: 
梁達智醫生

撰文:  陳秀清

是最初的目標、想法和原則,但隨著時間流逝,總被遺忘。

談運動,談工作,梁達智醫生說,時日去,該遺忘的已經遺忘,但當初投入運動,還有在沒人影響下仍決定讀醫的初衷,至今仍牢記在心。

打網球、高爾夫球,醉心各種運動,他說:「只是單純喜歡健康運動,沒太在意比賽結果。」

今天。陽光燦爛 --- 陳沛然醫生

期數: 
2016年07月號
醫生: 
陳沛然醫生

撰文:  陳秀清

 

沸沸揚揚的公營醫療,總如翻滾的熱鍋,難得安寧。

先是流感高峰求診人數及病床爆滿,然後是瑪麗醫院懷孕約30周的外科護士夜更期間腦中風一度命危,還有議員涉濫用特權插隊切除耳部瘜肉……但凡牽涉公營醫護權益可能受衝擊的,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陳沛然必然第一時間挺身捍衛。

「醫院發言人指『醫院及部門主管並不知悉事件』(割瘜肉事件),令人誤會是前線員工的問題,並不公允。」

生命的解藥 --- 蔣秀珠藥劑師

期數: 
2016年06月號

被訪者:  蔣秀珠藥劑師
撰文:     陳秀清


公立醫院與漫長等候,總是永遠畫上等號。

候診時間長早成常規。輪候取藥時間亦動輒個多兩小時,數年前更曾有長達3小時的「輝煌」往績。拖著病軀,要享用價廉的公營醫療,彷佛就要用無限耐性等價交換。

「0 waiting time」理想未能圓,可幸在科技「橫行」的今天,遺憾,至少仍能以科技彌補。提示取藥的手機App、門診輪候電子化,起碼已解脫病人現場呆等的困局。

不執。緣生緣滅 --- 伍百祥講座教授

期數: 
2016年04月號
醫生: 
伍百祥講座教授

撰文:  陳秀清

 

"For life and death are one, even as the river and the sea are one."
「生和死是一體的,就像河流和大海本是同源一樣。」

黎巴嫩詩人 Khalil Gibran


落差極大,卻是赤裸現實。本該充滿新生喜悅的產房,籠罩其中的卻是死亡的陰雲,沒有一刻不在靜待肆虐的時機。

無 求 --- 何仲平醫生

期數: 
2016年03月號
醫生: 
何仲平醫生

撰文:  陳秀清

 

A candle loses nothing by lighting another candle.
當一支蠟燭點亮另一支蠟燭時,它甚麼都沒有失去。

羅馬天主教神父James Keller

 


一支蠟燭的力量,甚至大得足以燃點千支蠟燭,原有光芒仍絲毫無損。問題是,當自身光芒沒有因而壯大,也就是沒有實際回報時,誰願意做先行者,擔當這支只有付出,沒有收穫的蠟燭?

成功無捷徑 --- 袁孟峰教授

期數: 
2016年02月號
醫生: 
袁孟峰教授

撰文:  陳秀清

 

經典童話《木偶奇遇記》有這麼一幕:

回家路上,木偶皮諾丘碰到貓和跛腳狐狸,狐狸說:「貓頭鷹國有一塊『奇異田』,只要把金幣埋進去,第二天早上便會長出一棵結滿金幣的樹。」難抵黃金樹誘惑的皮諾丘當然深信不疑,照做無誤。

童話場景來到現代,埋金種樹變作成功方程式,這次擺在眼前的誘惑是:栽種「成就」,不需時間、努力、堅持、耐性、工夫、勇氣、眼光……只需用「聰明」灌溉,第二天必有圓滿收成。

剎那捉緊永恒 --- 梁憲孫醫生

期數: 
2016年01月號
醫生: 
梁憲孫醫生

撰文:  陳秀清

 

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,
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, And eternity in an hour.
一沙一世界   一花一天堂
掌裡握無限   剎那即永恒

英國詩人William Blake

鋼之鍊心術師 --- 謝德新醫生

期數: 
2016年08月號
醫生: 
謝德新醫生

撰文:  鐘穎嫦

 

鍊金,乃指將物質經過分解、重組,使其原有形態得以改變。雖已被現代科學證明不可行,但其思想亦為推動現代化學發展帶來重大影響。

現今的通波仔手術,透過引入心導管,張開球囊,撐開支架,並將支架留於血管堵塞位置,來扭轉血管因沉積物而變窄的狀態。毋須經過分解與重組,卻能重塑血管健康,改變其不正常狀態,何嘗不像另一形式的鍊金?

不爭朝夕 --- 陳亦立醫生

期數: 
2015年12月號
醫生: 
陳亦立醫生

撰文:  陳秀清

 

從2013年成為間選議員,踏足澳門政壇開始,陳亦立醫生大概不會天真地以為政界是「為民發聲,監督政府」的平台如此簡單。幾百個腦袋造就幾百種思維,政治從來就不好駕馭。只是他從沒料到,單純為捍衛整體利益發言,也會因觸動個別反對人士的敏感神經,令自己陷入左右兩難的困局。

  「單是提出(醫療人員)專業認證,主張15個醫療範疇的專業人員也要一視同仁參加考試,已令不少護理界的朋友對我有意見。」

2013年,《處理醫療事故爭議的法律制度》法案討論得如火如荼,立法會全體會議中,他就法案發表意見,以一宗院方賠償95萬,醫生緩刑2年零3個月的醫療事故案例,表達非蓄意的醫療失誤,不應判以刑責。未料卻因言論惹火,又引發風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