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9月號

過往雜誌

訂閱健康動力電子版

一次檢測 全方位補捉 癌症變異基因無所遁形 - 梁廣泉醫生

期數: 
2020年4月號
撰文:  陳秀清

 

隨着醫學界對腫瘤的認知更進一步,可以肯定的是,治療癌症,現時所採取的已非千篇一律的套餐式方案,而是根據不同病人的不同情況,作針對性的個人化治療。

精準醫學(Precision Medicine)正是個人化治療的體現,用於癌症治療上,它指透過基因檢測,掌握腫瘤的突變基因,然後找出相應治療方案,如標靶治療、免疫治療等。

有別於以往的單一基因檢測,現時透過全方位基因分析可一次同時檢驗幾百個與癌症相關的基因,找出可用藥的基因突變,為採取針對性治療方案鋪路,最終有望提升戰勝癌症的勝算。

正因每位癌症患者的腫瘤特性也是獨一無二,全方位基因分析的出現也就更能實現更精準的個人化治療。所採用的嶄新的次世代基因檢測(NGS)技術,只需檢測一次,便可分析到癌細胞中已知的生物標記及基因變異,從而更精準地為病人設計出最合適的抗腫瘤治療方案。

臨床腫瘤科專科梁廣泉醫生指出,NGS技術有助尋找預測性(Predictive)及預後(Prognostic)生物標記,前者可作為尋找適合治療方案的線索,後者則可用作評估患者經治療後的情況,及預測復發、病情惡化的可能。

 

尋求更多用藥可能

相比單一基因檢測,全方位基因分析的好處,在沒有足夠組織進行檢測的情況下更為明顯。以每年香港有超過5000宗新症,有多種基因變異的肺癌為例。最常做的單一基因檢測包括:EGFR、ALK,但問題在於,肺部腫瘤大多潛藏較深入位置,很難取得足夠組織進行檢測。「肺癌其實是個很複雜的病,有很多不同可能的基因變異。如你已經用了一部分組織做單一基因檢測,有機會不夠組織做全方位基因檢測,或會令病人喪失使用合適標靶藥物的機會。」

事實上,除了EGFR和ALK基因變異,還有很多有機會適用標靶藥的情況。「EGFR基因變異約有50%機率,ALK則約有5-7%,其他還有如ROS1、RET、HER2、BRAF、c-MET等變異,每種可能性雖只約1-2%,但加起來其實亦不低。如沒有足夠細胞用作檢測,病人便只能接受化療,情況便不是太理想。」

除了標靶治療,免疫治療亦是可行且副作用相對化療少的癌症治療方案。「現在愈來愈多數據顯示,如果以單一檢測方法驗PD-L1蛋白表達水平,也可判斷到一部分人是否適合免疫治療。不過,亦有愈來愈多數據發現,我們還有很多其他考慮標準,如MSI (微衛星不穩定性)、d MMR (核酸錯配修復功能缺陷)及TMB (腫瘤突變負荷)的高與低,這些標準也可以作為考慮能否應用免疫治療的準則,而這些指標就是一個全方位的基因分析可以掌握到的,單一性檢查目前仍很難做到。」

 

擴散性肺癌真實個案

他以一宗肺癌的真實個案為例,解釋全方位基因分析可如何發揮作用:

黃先生  56歲  擴散性肺癌患者
不煙不酒,並無不良嗜好,健康良好,一開始驗出患肺癌時,腫瘤已擴散至胸膜,並有積水。抽肺水雖驗到有癌細胞,但並不足夠做基因測試。進一步檢驗,發現癌細胞已擴散至腦部,情況並不樂觀。

此類情況可有不同的抽取組織,作全方位基因檢測的方法,包括:1) 內窺鏡檢查。以電腦掃描的輔助,針對肺部腫瘤作穿刺取組織;2) 驗血。捕捉血裡由腫瘤細胞釋放的DNA;3) 將來甚至可以抽取腦脊髓液,液體中有機會含有大量腫瘤釋放的DNA。

而此個案則採取了較傳統方式 ─ 透過抽針,對準左下葉腫瘤,抽取組織。接受全方位基因檢測後,發現有BRAF基因突變,有合適的標靶藥可用。不同研究發現,此類藥物作為肺癌的一線治療,無惡化存活率約為14.6個月,副作用比傳統化療少,亦更有效。

 

抗藥後的另一出路

而即使屆時藥物出現抗藥性,透過全方位基因檢測,亦有望找出相關的基因變異,尋求其他用藥可能。「針對EGFR、ALK變異,標靶藥已發展至第三代;就算針對BRAF、RET變異的,亦有不止一種標靶藥,相信將來會有更多標靶藥面世,故當出現抗藥,亦未必需要單單轉用化療。」

他舉例,假設患者已服用第三代標靶藥一年,當出現抗藥情況,便可考慮接受全方位基因測試掌握抗藥原因,尋求相應治療方案。「現時有很多原因可令第三代標靶藥物出現抗藥,最簡單如細胞由非小細胞變了小細胞,亦可以是EGFR產生特殊的順式(Cis)與反式(Trans)的點突變、HER2、c-MET變異。」而針對不同變異,用藥亦可有所不同。「例如:小細胞變異可能需化療加免疫治療,c-MET、HER2亦有標靶藥可用,將來可能有更多不同的基因變異,也有不同的針對性治療方案。」

 

抽腦脊髓液驗癌症基因?

抽腦脊髓液即腰椎穿刺,方法為透過在腰椎部位的脊椎骨位置以針抽取脊髓液,此方法風險遠低於傳統開腦取腦轉移癌細胞,適用於有腦轉移的癌症病人。

「抽腦脊髓液為較新的做法,但前提當然是要有腦轉移才適合使用。此方法可省卻過多創傷性的腦部手術,同時很快能得出一個全面報告,針對性掌握病人到底適用標靶藥、免疫治療還是傳統化療。很多報告也指出化療藥滲透腦屏障的能力較低,而標靶藥物或免疫治療對腦轉移有一定治療效果,故如能透過抽腦脊髓液得知可用治療方案,未嘗不是一大突破。」不是此法亦未必人人合適,例如腦壓太高者,便不適合使用。

 



本健康專題由ACT Genomics 行動基因贊助
了解更多﹕http://www.actgenomics.com/tw/branch/hong-kong